木弈

(最绮篇)早上好

  当小狗模样的闹铃响起之前,一只修长白净的手轻轻按下了狗耳朵。绮罗生蹭了蹭枕头,轻轻掀开被子慢慢起身,显然是不想打扰了他身边睡得正熟的人。当绮罗生穿好衣服收拾妥当回来时,看到的是抱着被子把整个头都埋进去的最光阴。

  

  自从最光阴从大学毕业之后,就被他爹时间城主押回公司天天学习着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,城主的意思就是他为自己任性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。

  

  由于最光阴以前一直不愿意学习这些杂物,而发布任务的饮岁又显然非常乐意“帮助”最光阴,导致最光阴每天都要处理很多的东西。而他又不想将好不容易在一起的恋人一个人丢在家中,不得不每天急急忙忙赶回家就为了能和绮罗生一起吃晚饭。

  

  但毕竟不是每天都能将工作准时在下班之前完成,所以时不时也会有加班的情况出现。每当这个时候,绮罗生都会带着保温桶去时间城陪他。不过昨天由于许久没见的好友意琦行回来了,绮罗生提前约好了要和一留衣三人一起去喝个痛快,而最光阴又突然收到了临时加班的通知,使得两人难得的没有在一起吃晚饭。作为通知加班的饮岁,当然一晚上都没得到最光阴的好脸色。

  

  晚上绮罗生睡得迷迷糊糊时似乎感受到了最光阴回来,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,就被人抱进怀中,听着低沉的嗓音对他说道“睡吧。”便立刻又陷入黑甜的梦乡。

  

  不欲打扰他,绮罗生轻手轻脚关上门。到客厅给小蜜桃添上狗粮,便开始准备早餐起来。

  

  最光阴被被子闷得气短,半梦半醒下意识往身边摸了个空,立马惊醒了过来。昏暗的房间让他分不清现在几点了。用手揉了下干涩的眼睛,打了个呵欠缓慢的从床上爬起来。打开房门,看见绮罗生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之后,才放心地返回浴室。

  

  绮罗生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,回头看见最光阴从门缝伸出一个乱蓬蓬的脑袋,轻笑一声“快去洗,弄好了就出来吃饭了。”说完又对着脚边趴着的小蜜桃道:“你也去吃吧,等会带你出去散步。”

  

  等最光阴精神抖擞的从房门走出时,绮罗生已经在摆早饭了。最光阴走过去将整个人都贴了上去,双手怀抱着绮罗生的腰,将脸埋进肩窝吸了一口气“真香。”“什么香?”“都香...”

  

  不管背上的那个背部挂件,绮罗生一边拿碗,一边问道:“怎么不多睡会?”

  

  最光阴将人抱得更紧“你不在,我睡不着。”

  

  “我看你睡得很熟就没有吵你。好啦,松下手,都不好走路了。”

  

  “那我抱你走。”

  

  “别闹。小蜜桃还看着呢。”

  

  “汪!”(就是,一大早就这么黏糊,牙疼。)

  

  等坐上餐桌,喝着软软糯糯的米粥,绮罗生问道:“今天还要去公司吗?”

  

  “不去了。”最光阴咬了一口馒头,“反正都是些小事,饮岁自己也可以完成。”

  

  “嗯?”

  

  “要是什么都由老板来做,还要员工做什么。”

  

  “你这算是...旷工?”

  

  “噫~我这是科学的劳逸结合。今天便带着小蜜桃出去玩一天吧,叫上你的兄弟我们去找太岁烤鱼。”

  

  “呵,正有此意。”

  

  “汪!”(我也想我的犸吉了)

  

  等最光阴去洗碗,绮罗生就开始收拾东西同时也给两位好友发去邀请。更重要的还是要提前告诉天罗子,让他先说服太岁,不要到时被太岁拒绝连门都进不去。